無_铭_氏

沉迷学习,沉迷CP。

【卡黄】三生有幸·暮光·番外

再给大家讲一个几百年前的故事吧。





在猎巫运动如火如荼进行时,巫师界号称“夜王”的女巫莉莉丝,悄悄溜到了边陲地带的一个小镇隐居。小镇旁是一大片森林,虽然有点危险,但莉莉丝很喜欢。

没成想森林中夜夜狼嚎,听得人人毛骨悚然。莉莉丝下定决心要查清真相,于是半夜跑进森林,发现了狼人强行同化人类以壮大势力的恶劣行径。

莉莉丝对此深感厌恶,决定出手阻止。此举招来狼人不满,狼人便在镇上传播莉莉丝的流言蜚语。莉莉丝干脆搬进森林,和狼人对着干。

有一天,莉莉丝出远门归来,看见家门口有狼人惹是生非。她手忙脚乱地施了个魔咒赶跑了狼人,发现被袭者原来是个二十岁上下的女孩。

“你是被狼人强迫带进森林的吗?”

“不是……我自己来的。”

哈??这年头,还有人敢孤身闯深林?

“你不知道森林里很危险吗?”

“我……我控制不住我自己……我从城里一路跑到这里,怕自己忍不住……吸血……”

“什么?!吸血鬼?!”


莉莉丝感到很头大。

狼人已经够她受的了,现在倒好,又来了个吸血鬼。

哪天一不留神不是被狼人咬了就是被吸血鬼吸干了。

生活果然处处充满惊喜。

梅林啊,森林真是太危险了。

于是她毅然决然地在家附近划了一圈结界。

“你叫什么名字?”
“黄婷婷。”
“怎么变成吸血鬼的?”
“……忘了。但我不想杀人。”

……嗯,好歹不杀生,自制力很强。
大概可以放心了。

“那你可以走了,我不收留小孩的。”
“可……可我不知道去哪呀……”
“那——好吧。”

于是年轻的吸血鬼以帮助莉莉丝对付狼人的名义留了下来。
但莉莉丝早前收留了一只小鹿,黄婷婷对此感到十分痛苦。
“莉莉丝……”
“不行!除了它和人类,都可以。”
“呜……”

黄婷婷过了很长一段时间才适应家里有一头很肥美但是不能碰的食物。
小鹿似乎也挺通灵性,对黄婷婷总是一副不怕死的模样,黄婷婷每次都尽可能地离它远一点,再远一点。

又过了不知道多久,狼人与巫师之间的矛盾越来越不可协调。突然有一天,黄婷婷发现家门前多了一匹母狼。
黄婷婷对此充满了怀疑,但看在狼人楚楚可怜并多次强调自己是被迫同化还是个孤儿的份上,莉莉丝心一软,收留了它。

……


数年后,小镇上来了一名自称是被女巫蛊惑了的女子,带领着教会把古堡洗劫一空。

几天后,神父宣判将女巫处以火刑。

次日早上,有人来报说森林中的狼群遭到毁灭性的捕杀,捕猎者手法残忍,整个狼窝中仅存几只狼崽。

而往后每年的这一天晚上,古堡都会灯火通明,狼嚎则响彻森林。

于是狼人传说就这样流传下来了。



这就是几百年前发生的故事。







【卡黄】三生有幸·暮光


人设参考吸血鬼婷x小红帽卡。

脑洞源自二选单。

————————————

〔楔子〕

年轻的女孩被包围在人群中,紧紧地咬着嘴唇,指尖几乎要掐进手心。安静异常的她,在四周的躁动之中显得分外不合群。
身边的一位老妇人拍拍她的肩,安慰道:“你也是被那个女巫蛊惑的孩子吧,真可怜啊,以后要好好生活呢……”
女孩眼中的深棕色几番变幻,竭力抑制住自己的怒气与野性,默不作声。她看向混在人群中的另一个女孩,同样是别人口中“被蛊惑的孩子”,截然不同的是她神情激动,兴奋至极。
那女孩似乎感受到了她的目光,转过头来,露出尖锐的虎牙,挑衅的眼神毫不客气地回击过去。

她低下头,眼中杀机盎然。







森林里。
蹦蹦跳跳的身影伴随着清脆的歌声,一袭红衣在幽暗的树林中分外惹眼。斑斑点点的阳光撒在枝叶之间,更是为这鲜红身影增添不少光彩。
随着太阳逐渐靠近地平线,树林也渐渐沉入黑暗,红色身影开始焦躁不安。
“奇怪……明明早上就是从这边过来的……”
少女嘀嘀咕咕的声音含糊不清,红色披风在身后摇曳着。
此时,却忽然听见身后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那少女猛的一转身,兜帽下露出一张元气的脸,写满了慌张。
“那……那是……”
几双冒着绿光的眼睛浮现在黑暗中,伴随着低低的咆哮。
“……狼!”

古堡内。
随着一阵清风徐来,黄婷婷翻阅着古籍的手忽然一顿,安坐在椅子上的身躯也随之一僵。
她已经很久没有闻到过人类的味道了。
且不说这股味道浓烈而新鲜,一闻就知道是年轻人类朝气蓬勃的血液;单是从中散发出的恐惧的气息,就足以让一名吸血鬼为此失去理智。
但黄婷婷不是新生的吸血鬼,她的定力要强得多。
压抑住眼底的饥渴,黄婷婷走到窗边,眯起眼睛,望向气味飘过来的远处。
越来越近了。

少女如履薄冰般一步一步后退着,眼前的狼群虎视眈眈地一步一步前进着。眼看着狼群的耐心就要消失殆尽,少女再也抑制不住恐惧,把装满鲜花的花篮一把扔向狼群,转身便跑。
狼群奋起直追。
在枝桠和灌木纵横交错的密林中逃跑显然并非易事,少女的披风和皮肤很快就被尖锐的树枝划破,留下点点滴滴的红色。
狼群闻到血腥味后更是紧追不舍,穷凶极恶。
而这场追逐也同时引得树林里鸟兽散飞,叽叽喳喳的鸟叫声不绝于耳。
就在狼群快要追上少女之时,眼前的树林突然变得一片开阔。
那是一道悬崖。
少女刹不住车,便从悬崖上滚了下去。
狼群不甘地向悬崖下嚎叫着,忽然望向悬崖对岸,一脸恐惧地迅速跑掉了。
少女跌下悬崖后只觉浑身疼痛难忍,想站起来却丝毫没有力气。
没想到,我竟然会是以这样的方式死掉啊……她悲哀地想。
迷迷糊糊间,仿佛有人把自己抱了起来。那人身上的味道很好闻,像是兰花的香味。
又传来一声叹息,“真是个傻瓜……”
这是她失去意识前最后的记忆。

黄婷婷看着床上昏迷不醒的少女,紧皱着眉头。
已经三天了。
要不是自己出去饱餐了一顿再来照顾她,恐怕现在躺床上的就是一具干尸了。
黄婷婷好歹也是活了好几个世纪的吸血鬼,但如此吸引她的人类还是第一次遇到。
要不是答应了那家伙不杀生……
想到这里,她不禁摇了摇头,眉眼却也因此染上几分柔情。
花园外响起落叶被踩踏的喀嚓声,虽然很轻微,但依旧被黄婷婷敏锐的听觉捕捉到了。她走出房间,来到花园里。
等待着她的是一头硕大的鹿。
鹿的身边放着一篮子食物。
那鹿见到黄婷婷,不耐烦地晃晃头,竟口吐人言:“女孩呢?”
“放心,死不了。”
“你……”
“我不会吃了她的。”
那鹿冷笑一声,“我听见那些呱噪的东西吵个不停,才千里迢迢跑过去赶走了狼。”鹿瞪着黄婷婷,“但让你照顾她可不是让她做你的盘中餐。”
“这话听着耳熟。”
“狗也不是你的盘中餐。”
“行了,过两天再来吧,她还没这么早醒。”
那头鹿又站了一会儿,终于慢悠悠地转身离去。
“我不喜欢人间的烟火味儿。以后我可不会再帮你去买东西了。”
“那狗不也是你从市集上捡回来的吗。”
那鹿脚步一顿,正想回敬几句。只听远处传来几声狗吠,于是鹿的脚步又加快了些许,终于没再回过身来。

……

疼。
浑身都疼。
这是少女醒过来时的第一感觉,脑袋一片混沌。
她试着撑起身子,但只是徒劳。接着又发现自己一身的衣服都换了,还躺在一床华贵的被褥之中。
这是哪?是谁救了我?
这两个盘旋在她脑海里的问题直到有个人闻声进来时轰然泯灭,脑海中只剩下一个念头。

哇噢。

她真好看。

短暂的呆滞过后那人已走到她床前,开了口。
“你已经昏睡了三天了。现在是傍晚,如果可以的话就起来吃晚餐吧。”
少女却只是楞楞的看着她。
她的嗓音真好听啊。声如其人。
那人见少女没反应,皱了皱眉,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呃……啊!我、我叫李艺彤,你……你也可以叫我发卡!”

发卡。
为什么会有人叫这个名字……
黄婷婷看着桌子对面大快朵颐的李艺彤,心里默默吐槽道。
为什么她吃得这么香?我做的难道很好吃吗?
作为一名吸血鬼,她已不食人间烟火好几百年。为了照顾这孩子,黄婷婷翻阅了半天泛黄的菜谱,又让那头能幻化成人形还能口吐人言的鹿去市集上买了一堆食材。在尘封已久的厨房在经历一轮洗劫后,黄婷婷好不容易才端出了一盘水果沙拉。
虽然不知道做的好不好吃,但看她吃得这么开心……
黄婷婷心里突然一软,像是有什么东西砸在了心头。

李艺彤吃得正欢时,忽然瞥见桌子对面的漂亮姐姐看着自己一脸沉默,若有所思。
呃……是我的吃相太差了吗?
她舔舔嘴唇,又看看四周的桌面。
……也不算吧?
反正也已经吃饱了,索性放下叉子,一脸灿烂的看向对面的人。
“谢谢你的晚餐!太好吃啦!”

黄婷婷被李艺彤的热情吓到了。
自己的这座古堡虽然不算阴森可怕但也绝对说不上可爱迷人,为什么她一点也不害怕在陌生人家里?
是缺心眼儿呢还是缺心眼儿呢……
好吧,如果是个正常人就不会选择在临近黄昏的时候进入森林还迷了路并且掉下悬崖了。
调整一下情绪,她依旧以淡淡的态度回答道:
“不用谢。去休息吧。”
赶紧回房去。
“那……你不用吃东西吗?”
“我还不饿。”
我吃不吃关你什么事啊。
“那……漂亮姐姐,你是谁啊?”
“黄婷婷。”
我好像不应该把名字告诉她的。
“啊……那,你是吸血鬼吗?”

黄婷婷一下子被噎住,说不上话来,心里的警惕性却骤然上升。
她挑挑眉,嘴角勾起一丝弧度:“你觉得,一个能把你从狼爪下救出来还能照顾你三天三夜的人,会是什么人?”
李艺彤毫不犹豫地回答道:“好人!”
黄婷婷道:“那就不必在乎我是什么吸血鬼还是女巫了。睡觉去吧。”
李艺彤欣然点点头,“那就晚安啦。”旋即沿着黄婷婷带她来餐厅的路线返回房间。
黄婷婷又坐了一会儿,才慢悠悠地起身把桌子收拾干净,轻步走上楼梯。经过那少女的房间时,里面只传来平稳的呼吸声。

回到书房,黄婷婷坐在椅子上,回想着这几天发生的事,不禁沉思起来。
看上去,她并不像是别有用心的人。自己也已很久没有与外界联系过,谁知道几百年过去了,猎巫运动是否还在进行呢。
可那一场横祸实在太过于刻骨铭心,黄婷婷无法忘记。那一天,她刚开始没多久的新生活刹那间就被熊熊烈火烧毁,伴随着木头化为灰烬的还有被绑在十字架上的女人。
而毁掉这一切的,就是那时候一个和李艺彤一般大的孩子。
不,准确地说,是一个狼人。

……

黄婷婷一时间陷入了回忆,回过神来时,夜已深。想起那个熟睡中的孩子,她站起身,准备再去看看。
不料一出房门便遇上了李艺彤,抱着枕头,怯生生地站在门口,似乎等了许久。
“你在这做什么?怎么不去睡觉?”
“我……我做了噩梦,梦见狼来追我……一下子吓醒了,周围又那么黑,睡不着……”
“……”怕黑还敢进森林,信你就怪了。
“但你还没恢复好,要多休息。”
“我怕……”
盯着李艺彤如同大海般深邃而清澈的眼神,刚刚的回忆又瞬间涌上心头。不知怎么,黄婷婷鬼使神差地说道:
“我陪你。”

“……从此以后,公主和斗牛士过上了幸福的生活。”
坐在床边的黄婷婷合上童话书,看向床上已经昏昏欲睡的李艺彤。
“这样美好的生活……真的存在吗?”
李艺彤带着一点期待问道。
“当然,”黄婷婷随口答道,但又疑惑起来,“你的父母亲没有和你讲过这样的睡前故事吗?”
“没有……我是说,我没有见过我的父母。”李艺彤黯然。
黄婷婷一怔,没想到看上去活泼开朗的她竟是孤儿。也是,如果有家人的话,这两天早该来森林找她了吧。
“对不起……你早点睡吧。”
“嗯,晚安。”
李艺彤眨巴眨巴眼睛,抵不住困意很快又沉入梦乡。
黄婷婷看着李艺彤微微颤动着的睫毛,听着她缓缓的呼吸声,心中再次没由来地一阵悸动。

实在太像了。

等她反应过来时,她的唇已轻轻地落在了李艺彤的脸颊上。

“晚安。”

这样平淡而带着一点温馨的生活又过了几天,李艺彤没提出过回家,即使她已经完全恢复好了;而黄婷婷也没提出过要送她回去。
期间那头鹿来过一次,李艺彤对于能口吐人言的动物感到十分新奇,缠着那鹿喋喋不休了许久。鹿显然对此感到十分不耐烦,但是身边的狗却和李艺彤玩的很好,它没敢提出异议。
临走时,那鹿单独叫来黄婷婷,低声质问道:“你怎么还不送她回去?”
黄婷婷无所谓地挑挑眉:“她在这也无妨,我又不杀生。况且,她是孤儿。”
“孤儿……哼!”鹿突然激动起来,“当初的事怎么发生的你难道忘了?!那畜生也说自己是孤儿……你怎么也学了她,心慈手软!”
黄婷婷猛然握紧了拳头,反驳道:“是,我心慈手软,你何尝又不是?如果真的铁石心肠,你就不应该把她托给我照顾!你和我都一样,不过是冲着她的外表罢了!”
那鹿顿时默然。
过了良久,才艰难地开口道:“你当初有照顾过那狗的经历,我才选择让你暂时照看一下这女孩。现在,是她该走的时候了。”

“我活了很长时间了吧。如今,可能也命不久矣了。我不想在我活着的时候,看到你再出什么差错。”

“让她走吧。”

黄婷婷听至“命不久矣”时一惊,旋即想想又释怀了。是啊,万物都有生老病死,唯独她身为一个吸血鬼,只能看着命运的一次次波澜曲折,长生不死于天地间。
她深吸一口气,回答道:“我会的。”

等到那鹿快走出花园时,却只听见身后又传来一声啜泣。

“可……我还是忘不了她。”

天色灰暗,小镇的广场上却异常热闹。
熙熙攘攘的人群围在一名披头散发的女子四周,那人的双手被神职人员押在背后,看上去狼狈不堪。
“莉莉丝!”为首的一名神父模样的人高声喝道,“你心术不正,妄图以巫女之名蛊惑平民女子为你延续寿命所用,罪不可赦!”
人群中发出一阵附和声。
而那名被唤作“莉莉丝”的女子毫无反应。

不,不是这样的,你不是这样的人。

神父继续说道:“由此,本教会对你做出如下处罚——火刑!”
人们的热情一下子被点燃,爆发出热烈的欢呼声。

不……

几名神职人员迅速行动,把莉莉丝绑在了十字架上。
木柴砌好,淋上油。

“哗——”火焰刹那间被点燃,火焰一下子窜起一人高,吞噬着十字架上的人。

吞噬着黄婷婷的心。

黄婷婷猛然惊醒,大口喘着气,靠在椅子上的后背仿佛出了一身冷汗。
几百年了,每每梦见这一刻,黄婷婷都感觉自己的心痛到无法呼吸。
而这一次,尤其真切。
是因为那个女孩的缘故吗……黄婷婷思索着。自从她闯进了自己的生活后,感觉一切都不一样了。
而她惊讶地发现,自己竟然开始享受这种生活。
不,不应该如此。
这样长久下去,对自己对她都没有好处。
也许那鹿说的有道理,她确实是该走了。

那头鹿走后的某个早晨,李艺彤醒来后便发现黄婷婷有点不对劲。
不对,是非常的不对劲。
比如在收拾东西时样子楞楞的,有时突然看着她就盯上好一会儿,手里的餐具都被捏成了另外一个形状。
比如给她做早餐时心不在焉的,眼看几次就要切到手了。可自己好几次看见她的刀刃都挨着手指了,怎么一点事都没有?
呃……不管怎么样,还是没事最好吧。

黄婷婷看着依旧一脸灿烂的李艺彤,心中五味杂陈。
今天,是她给自己定下的最后期限。过了今天,无论如何李艺彤都将回到外面的世界,黄婷婷将继续隐居在森林里,从此互不打扰,安度余生。
于是她打起精神来,对李艺彤说道:“今天……我们去市集怎么样。”

噢,果然很不对劲,万年宅在家的婷婷姐姐要出门了。

这天的天气不算好,阴沉沉的,看样子随时要下雨。黄婷婷披上了厚重的披风,整个人笼罩在一片黑色阴影下,看不清脸。本来想低调一点的,奈何李艺彤在市集上依旧活蹦乱跳,黄婷婷只能跟着她四处乱窜。

“婷婷姐姐!这个小人偶好好看啊!”
“你别乱摸……”
“哇!这种长面包看上去很好吃呢……”
“并没有吧。”
“婷婷你看那个!”
“……嗯?李艺彤!别乱跑!”

走到路口时,恰逢皇室从郊外打猎回来,皇家马车浩浩荡荡地在马路上行驶着。
道路上的人们纷纷回避,嘴里讨论着从别处搜刮而来的闲言碎语。
“听说这马车上的人是当今王储呢……”
“啊,是那个海瑞琕王子吧!”
“好像王妃已经怀孕八九个月了……”
黄婷婷沉默地站在人群中,心里只想着让这马车快点过去。自己这样特殊身份的人,还是少来人多的地方为妙。

等等……李艺彤呢?

黄婷婷顿时心下一沉,开始四处搜寻李艺彤的踪迹。
幸好李艺彤并没有走很远,只与黄婷婷隔着两三个人的距离,正探头探脑地看着热闹。黄婷婷松了一口气,正想叫她过来。
话刚到嘴边,黄婷婷的眼神猛然间变得犀利起来,血色在眼底翻滚。

果然,怕什么来什么。

黄婷婷穿过人群,一把抓住李艺彤的手,头也不回地往镇上走去。
“哎?婷婷……”
“别说话。跟我走!”
黄婷婷走得飞快,勒得李艺彤的手腕生疼。但李艺彤却也乖乖地听话,紧抿着嘴唇,没再出声。
市集就在小镇旁边,两人不久就到达了镇中心。在人来人往的广场上,黄婷婷终于放开了李艺彤的手。

“婷婷……走这么急是有什么事吗?”
“发卡,你听我说。”
黄婷婷紧紧地皱着眉头,这里人类的气味太过浓烈,她不得不把大部分的精力用在抑制渴望上。
“你……应该做个正常的孩子,好好生活。”黄婷婷四处望望,狼人的气味正在变浓,“所以你不能一辈子跟我住在森林里。”
“可是我觉得和你在一起很快乐啊!”李艺彤似乎察觉到了什么,声音有点慌乱。
黄婷婷沉默了一下,我又何尝不是这么觉得的呢。
“但你终究要回到人类社会,不能与世隔绝。”
“但……”
“所以我们是时候该分开了。”黄婷婷打断了李艺彤的话,语气急切。“有缘的话……我们会再见的。”
李艺彤咬着嘴唇,不甘地看着黄婷婷。“不。”
“发卡……”黄婷婷的语气变得柔和起来,“闭上眼。”
李艺彤紧紧地抓住黄婷婷的披风,轻轻合上双眸。

她感觉到,仿佛有一片冰冷的羽毛,颤抖着,落在了自己的额头上。
李艺彤猛地睁开眼,却只感到一阵狂风刮过。回过神来时,手中只剩下了那件黑色的披风,残留着一股淡淡的兰花香气。

而那眼前人,已不知所踪。

黄婷婷已经很久没有全速狂奔过了,这种风驰电掣的快感有一点久违。只是当身后跟着一群同样飞奔着的狼人时,感觉就没那么美妙了。
除去对狼人的厌恶,黄婷婷也讶异于他们对自己气味的敏感。自己和李艺彤出来不过小半个上午,在人群中待了一会儿罢了,他们竟如此快地形成了攻势,对自己发起进攻。

无论如何,没有牵涉到李艺彤就好。

这场追逐转瞬间就已来到了森林深处,黄婷婷在古堡前猛地止住了脚步。
斑驳的大门前,几匹眼中闪烁着绿光的狼正在等待着她。

黄婷婷见此情形脸色剧变。

那人曾在古堡四周设了结界,遭难后那头鹿便承担起了保护这结界的任务。而现在这些狼竟能在门口守株待兔,那守护结界者下场如何可想而知。

她蓦然回首,已经血红的双眸中只看见一匹为首的公狼正狠狠地盯着她。
“黄婷婷……你也有今天!”

“几百年不曾踏出森林一步的吸血鬼,如今竟为了个凡人自投罗网。现在,是时候该把账算算了吧!”

回答它的,是属于吸血鬼捕食时才会发出的咆哮声。

夜色渐浓,乌云密布。

森林深处,伴随着躯体相撞的闷响和骨头折断的脆响,血腥味弥漫在撒着点点鲜血的草丛中。

草地上,原本把黄婷婷重重包围起来的狼群,几经奋战后只剩下了一匹头狼。
一人一狼在尸横遍野的战场上僵持着,四周的空气静谧得可怕。
直到滴滴答答的雨声打破了寂静,倾盆而下的大雨把一人一狼浇了个透。

狼终于按耐不住,抖抖身上的水,发出一声冷笑。
“和那天的场景很像吧?”

黄婷婷回答道:“把你杀了,就更像了。”

狼发出一声叹息,“黄婷婷,我们当初不过只把莉莉丝一个人送上了十字架,你又何苦非要灭族?”

“你们以卑劣的手段扩充自己的势力,几乎半个镇子的人都被你们同化。狼人,就不应该存在于世上。”
黄婷婷不带一丝感情的语调让人摸不透她内心的想法。

况且,随着几百年前烧毁在烈火中的,除了十字架上的人,还有,我的心。

那狼似乎被戳中了痛穴,冷哼道:“如今这世道,不是你死便是我活,管他女巫还是吸血鬼,只要挡了狼人的道,通通该死!”
“当初,就不应该留下你这活口!”

狼的身子猛然伏低,黄婷婷的身子也紧绷起来。
眼看着又一场血战即将爆发,就在此时,一个气喘吁吁的声音响起。

“婷……婷婷姐姐!”

黄婷婷和狼同时闻声望去,只见一个黑色身影跌跌撞撞地走向草地。黄婷婷一眼就看见那人穿着的正是自己那件宽大的黑色披风,不由得失声道:
“李艺彤?!”

几乎在一瞬间,两道带着血腥味的残影同时扑向了那个身影,又在那人面前狠狠地撞在一起。
“婷婷……你……”
黄婷婷顾不上保护李艺彤,只得冲着她喊:“你快走!”
“不要!”李艺彤也喊道。
“别任性!”她怒吼。
“可……可我走了,我不知道去哪呀……”

电光火石之间,黄婷婷愣住了。
“我不收留小孩的。”
“可……可我不知道去哪呀……”
“那——好吧。”

那一刻,她突然感到自己心脏又一次的跳动。
不是单纯为那个人的心痛,还有像之前面对李艺彤时无法控制的心动。

“那——好吧。”
死了的心,突然之间,好像苏醒了。

趁着黄婷婷愣神,那狼猛地扑到李艺彤身前,修长的嘴吻探向李艺彤的咽喉。

黄婷婷血红的瞳孔骤然缩小。
“不——”

鲜红而温热的血液又一次撒在了草地上。

一如李艺彤逃向悬崖时划破皮肤撒在枝叶上的斑斑点点。

黄婷婷的眼中彻底只剩下了血色。

属于人类的鲜血刚刚沾湿草尖,属于狼的兽血又覆盖了下来,染红整片土地。

黄婷婷跪在李艺彤身前,双手止不住地颤抖。
“发卡……发卡…不……”
“我不会再离开你了………”
“不要……”

李艺彤半闭着的眼睛艰难地睁开,对黄婷婷挤出一个微笑。
“你说……如果有缘的话,我、我们会再见的。你……你看,我终于……终于还是见到你了。”
“我……我们还是有缘的……婷婷……”
黄婷婷连忙低下头,“嗯?”
“我……很……”

“很什么?发卡?”
“发卡……”

雨还在下个不停。

……

次日清晨,镇上居民发现森林深处冒出浓烟,疑似火灾。所幸涉及范围不大,很快就被扑灭。
“哎你说奇不奇怪,明明昨晚雨下得那么大,怎么早上就起火了?”
“听说这火烧死了不少狼呢,还有两具尸体根本分不出人样……”
“还有一头鹿和一只狗也烧死了,恐怕是哪个偷猎的吧……”
“哎呀,这些都不算什么!你们听说了吗,就在昨天凌晨,海瑞琕王妃早产了!”
“啊真的吗……”




暮光〔完〕